??5月以来,走进深圳的地铁站,各式住房租赁广告目不暇接。

??租赁住房正在加速在这座城市攻城略地。从大型商业银行、房地产中介乃至中小平台,正在大力布局住房租赁。

??6月12日,建设银行在深圳正式发布“长租长住 减租减负”活动。这意味着该行在住房租赁领域的布局链条扣上了最后一环。

??各类住房租赁服务平台已入局。一个奇特的现象是,“住房租赁市场,手握几万套房源的大平台反而不怎么赚钱,一些只有上百套房源,但找准房源、客户定位的小型租赁机构反而赚了钱。”

??银行加码住房租赁

??商业银行中,作为房地产业务占比较高的银行之一,建设银行布局住房租赁动作最大。在房源端,该行目前在深圳主要以从地产商手中获取的一手房源为主,目前已经推出1万余套房源,但仍供不应求,该行拟在下半年大批量推出房源。

??建设银行深圳分行相关负责人表示,建行从一开始就明确以轻资产模式开展住房租赁业务,而非重资产模式。建行将搭建住房租赁平台,由总行进行系统开发,连接房源业主、租客和专业租赁服务机构等租赁相关方。其中,银行的作用是获取长租房源、制定物业服务标准、搭建平台、托管资金,以及配套金融服务等。

??在租赁端,除政府、企事业单位等对人才安居房有需求的“团租”客户,银行将掌握租赁权的房源,以建融家园的名义对外推出。银行管理中介,保证中介真实负责,再由专业租赁服务机构负责管理房源。另外,建行广东省分行已在广州推出“存房”业务,接受个人客户的房源。

??对租赁住房的客户,银行通过金融工具锁定租约,将银行信用优势、集合理财模式、金融资源整合,解决传统租赁市场的痛点。具体为,建行联合企业推出“减租”服务,对于在CCB建融家园APP上签约租期达一年及以上,且一次性付清长租租金的客户,给予房源企业提供的与租期相对应的租金优惠。其意义是,对于租户来说,稳定租赁关系;对于房源供应方来说,一次性收妥租金,避免频繁换租客、房屋空置、催缴租金的麻烦。对于一次性支付租金有压力的租户,建行可提供“按居贷”租赁贷款。建行深圳分行相关负责人表示,按居贷的利率参考贷款基准利率,目前租客使用按居贷的比例约为30%。

??另一方面,有闲置资金的租客还可以将资金投入到建行为租赁客户提供的专属普惠理财计划,每月享受该行相当于私人银行级客户的收益水平,用收益抵扣房租,按月兑付,以收益抵扣租金负担。

??此外,建行与公积金中心开展住房租赁战略合作。符合住房公积金租房提取条件的客户,可办理公积金提取业务,将租房提取比例由50%提升至65%,提取更多金额来抵扣月租金,减少租户的当期负担。

??大小平台之辩

??与其他城市不同,深圳住房租赁市场缺口较大,需求也较强。

??5月29日,深圳市规土委相关负责人表示,深圳常住人口的住房自有率为34%,即约1/3的常住人口居住在自有住房中,2/3的常住人口需通过租赁等方式解决居住问题。据初步统计,深圳共有各类出租住房(公寓、宿舍)约783万套(间),面积约3.48亿平方米,约占住房存量套数的73.5%,其中,城中村租赁住房和工业配套宿舍合计占全市租赁房源的83%。

??有业内人士表示,发展住房租赁市场,最大的难题是要解决租售同权问题,根本上就是学区房。各地已经推出多项租售同权政策,仅依靠银行、租赁企业难以完成。

??在此情况下,住房租赁市场的参与方必须要找自己的市场定位。“住房租赁市场,手握几万套房源的大平台反而不怎么赚钱,一些只有上百套房源,但找准房源、客户定位的小型租赁机构反而赚了钱。”一位租赁人士表示,原因在于大型平台多采用“二房东”模式,房屋维护、流转导致出现一定程度的空置率。

??建行深圳分行相关人士表示,其合作的住房租赁机构多为中小机构。中小机构需要银行的信用和渠道支持。“我们要找的是对某一个具体区域非常了解、有成熟运营经验的合作机构。通过建行搭建的平台对接租客。”

??近期,大型房地产平台开始入局租赁市场。

??比如地产中介链家推出“贝壳找房”产品,其副总裁、百川事业部总经理左东华6月5日称,“贝壳找房”的目标是在2020年覆盖300个城市,达到全国90%以上的地级市。另据报道,“贝壳找房”未来将连接10万家门店和100万职业经纪人,服务超过2亿社区家庭。为此,6月12日,58集团、我爱我家集团、中原地产等发起全行业真房源誓约大会。